噬血狂袭 第十九卷 序章 免费阅读

 

 

献给那些一直支持 STB 的py们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尸臭弥漫的地下通道里,她架着一把银色的大剑。

 

这是一位穿着深蓝色裙子的年轻女性。古风的美貌和匀称柔软的身形宛如从时尚杂志中走出来的,那般有魅力容貌的女性。

 

但她的肌肤上沾着汗和泥,梳理好的前发也散乱地披着。

 

制服的胸口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露出来的左肩也被鲜血沾湿。

 

在她的周围,散落着无数的,仿佛因巨大力量撕裂的残骸。

 

马达、电子装置、装甲、机枪、榴弹炮——全是被破坏了的有脚战车的部件。

 

无数的伤者重重叠叠倒在那些残骸上。

 

那些人都是弦神岛特区警备队引以为傲的攻魔师部队的精英。

 

这里是中枢石门第一层,即弦神岛中央巨大建筑的内侧。

 

在这深夜12点多的路上,没有普通市民。

 

在她瞠目瞪着的视线前端正是不速之客——入侵者们。

 

戴着好似魔兽头骨似,让人毛骨悚然的假面,身着纯白法衣的三人组。

 

他们破坏了二十多辆有脚战车,让许多攻魔师负伤。但在他们的法衣上却没有一丁点擦伤。

 

一瞬的破绽都不能有的紧张空气,使杀气更为锐利。

 

仅存的武装警备员们,都摒住呼吸看着这这副光景。

 

她调整了下混乱的呼吸,平静的唱起了祝词。

 

银色大剑的剑尖指着走在前头的入侵者的假面。

 

她的身影如同阳炎一般,无声地摇晃起来。

 

疾走。然后,跳跃。通过咒力强化的肉体,以超过人类极限的速度突进,大剑横扫一闪。

 

但是她的斩击没有碰到侵入者的身体。

 

皮开肉绽、骨头碎裂,那种令人不快的刺耳声音回响着,飞出去的却是她。

 

连悲鸣都发不出来,她就撞在墙壁上。鲜血撒了一地,动弹不得。

 

穿着白色法衣的入侵者们,甚至都没有瞥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她,那态度就像是扫走了有些烦人的小飞虫一般冷淡。

 

“这…怎么可能…”

 

“狮子王机关的剑巫……就这么无趣地输掉了?”

 

目击到她的下场的武装警备员们之间,难以掩盖的动摇传播开来。

 

被称为对魔族战斗专家的最高等级攻魔师,毫无还手之力地完败了——这个事实狠狠地打击了他们的信心。明显可以看得出入侵者和他们之间有着令人绝望的实力差距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入侵者们无视这些失去战意的特区警备队,向着道路深处走去。

 

作为最大战力聘请而来的剑巫输掉的现在,已经没人能停住他们的脚步了。

 

在场的某人这样思考的瞬间,寂静将世界支配了。

 

“……唔!?”

 

注意到异变的入侵者们,抬起戴着假面的头。

 

下一个瞬间,他们就好像被看不见的铁锤殴打了一般,飞了出去。

 

然后同时,声音再次回到世界。

 

连注视着入侵者的武装警备员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他们的意识的连续性中断了。仿佛在看掉帧的电影一样的不愉快感,以及将原本不存在的时间强行插入进来的异样感。

 

“——没赶上吗?”

 

嘈杂的地下通道里,听到了这样一声悲叹。

 

声音的主人是一位身着奇妙衣装的姑娘。镶嵌着金箔和宝石的巫女装束。大概算是和战场不相符的衣服。但是却不可思议地和她严肃的气氛相符。叹息地咬了咬嘴唇,她的视线落在了阻止入侵者而濒死重伤的部下剑巫身上。

 

“这个攻击……狮子王机关‘三圣’……闲古咏吗……”

 

入侵者的其中一人透过假面用含混不清的声音低语道,声音里还有点愉快。

 

说着他的全身被毫无征兆的飞来无数的闪光缠住。

 

闪光的真身是冰冷的金属锁链。从虚空中放出的细小银锁链。

 

穿着华丽连衣裙的小巧身影伴随着波纹样的空间摇动,出现在入侵者们面前。是有着人偶一般幼嫩美貌的魔女。

 

“报告中的入侵者吗?从正面大厅闯入中枢石门里来,人工岛管理公社也是被小瞧了啊。”

 

南宫那样不高兴地歪着嘴唇,粗暴地吐槽道。她那带着魔力的锁链将入侵者们层层捆住。完全封住了他们的活动。

 

“阿斯塔鲁特,情况怎么样?”

 

那月向跟在背后的少女问道。蓝发人工生命体的她不知道为什么穿着后背开着大口的女仆装。

 

“报告(Report)。中枢石门第二层D入口隔离墙破损。防卫系统沉默。特区警备队攻魔中队损耗率64%。入侵者总数,3。魔导犯罪者资料库内无相应数据。袭击目的不明。”

 

被叫做阿斯塔鲁特的人工生命体少女用淡淡的语气回答道。

 

“有着轻易歼灭特区警备队的力量而不知道真身和目的的入侵者,吗。”

 

那月困惑地皱着眉头,不知道入侵者的来历还真是意料之外。

 

随着情报网络的发展和魔族研究的推进,魔导犯罪者的数据现在能即时在全世界共享。没什么威胁的杂鱼姑且不论,一般来说应该不可能不知道有实力打倒剑巫的魔族。有什么例外的话,也是封印了几个世纪的“焰光的夜泊”阿古罗拉系列,和后天吸血鬼化的普通人类晓古城那种特殊情况。

 

“嘛,算了,抓到之后好好审审就好了。”

 

“…不,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对手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

 

那月惊讶地回头看着用坚定语气说话的古咏。

 

然后,地下通道里响起沉闷的金属音。封住入侵者们的银锁链失去光芒,变成砂糖工艺品那样,清脆地破碎四散开来。

 

“竟然能切断神明锻造的‘惩戒之锁’……?!”

 

那月的声音里混杂着惊讶。她作为武器使用的银锁链是被叫做“天部”的古代超人类的遗产。是为了抓住神代的怪物制造出来的强力魔具。只要不碰上同格以上魔具,不会轻易地被破坏。更不要说用蛮力强行扯断,即使神兽化的兽人所有的腕力也不可能。

 

特区警备队队员看着重获自由的入侵者们,表情稍显痉挛了。那月回头看着队员,叫道:

 

“把还有气的伤者带着撤退!之后就交给我和阿斯塔鲁特!”

 

“但是……”

 

小队长模样的人物内心纠结地抬高声音。

 

他们自己也知道留在这里会碍事。

 

即使这样也没办法下决心丢下那月逃跑。那是对殉职的同事来说的背叛行为。

 

“别担心,功劳会让给你们的。毕竟我今天不上班呐……还是说交给我不放心?”

 

“那种事情……”

 

那月对着小队长笑了笑,他胆怯地转过苍白的脸。

 

对特区警备队队员们来说,“魔族杀手”的“空隙的魔女”是他们敬畏和害怕的对象。违抗她的命令、触碰她的逆鳞在某种意义上比跟入侵者们战斗更加可怕。

 

“……祝您武运昌隆。”

 

小队长恭敬地敬了礼,其他的队友也跟着效仿。他们明白那月冷淡的行为是要把他们赶出战场。

 

“我陪您没关系吧?”

 

古咏目送着开始撤退的队员,认真的问道。

 

“随你的便。”

 

那月无情地说道。

 

把特区警备队逼得去避难的敌人真身仍然不明。特区警备队的队员害怕入侵者们发动AOE的时候自己被卷进去。

 

但是闲古咏完全不用担心她。

 

她能靠自己想想办法,话说回来那月也没有担心她的理由。因为对那月她们国家攻魔官来说,狮子王机关为同是担当魔导犯罪对抗者的商业竞争对手。

 

“袭击的目的,你怎么看?”

 

古咏一直盯着悠然摆好架势的入侵者们,冷静地问道。

 

“如此张扬的战斗方式……一般想来怕是佯攻吧,但这些入侵者……”

 

“嗯,强过头了。”

 

古咏淡然同意了那月的低语。

 

“说起来中枢石门这种地方搞佯攻作战也没什么意义。主要区域都基本在海面以下,入侵线路屈指可数。”

 

“用最短距离向目的地推进……所以才正面突破的吗?这个时候袭击中枢石门能有什么价值?”

 

那月很不开心地自问道。

 

以前中枢石门存放着被称为“贤者的右臂”的圣遗物。那是实现跟奇迹相近的大规模魔术的强力魔术媒触。但那已经在前段时间还给原来的所有者洛坦陵奇亚王国了,不在这里。并没有袭击中枢石门强取的价值。

 

“那么目的是暗杀VIP吗……或者是宣战布告吗?”

 

那月粗暴地砸了砸舌。

 

憎恨主张人类和魔族共存的圣域条约、以及它的象征“魔族特区”的人不在少数。极东唯一的“魔族特区”弦神岛也经常成为他们的攻击对象。

 

所以,入侵者们的真身是那样的过激恐怖组织也不会感到特别惊讶。

 

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会选在这个时间点行动,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

“果然是第四真祖不在的影响吗?”

 

古咏无动于衷地指出。

 

要说现在的弦神岛有什么特别的要素的话,那就是世界最强吸血鬼“第四真祖”晓古城并不在这里。

 

他用黄金周的时间造访了北欧的阿尔迪基亚王国。

 

当然那是绝密情报,本来不是很多人知道的事。然而古城却在当地卷入国家规模的阴谋中,引发了击沉一艘战舰的骚动。

 

“虽然放弃休假待机着,可算是没浪费加班啊。”

 

“是啊。”

 

那月没有干劲地说道,古咏微笑着叹了口气。

 

潜伏在弦神岛的魔导犯罪者,找准第四真祖不在的机会行动,也是很容易考虑到的情况。所以狮子王机关派遣珍贵的剑巫在中枢石门担当护卫。古咏自身也作为预备战力待机。

 

“就因为第四真祖不在就被小看了也很不爽啊。还有伤我部下的仇——”

 

古咏用攻击性的眼神看向入侵者。

 

入侵者对她的杀气起了反应,摆好架势。

 

然而古咏的攻击已经完成。一瞬的寂静将世界包围,等到声音回来的时候,入侵者的其中一人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

鞭子一样无数的薄刃贯穿了白法袍覆盖的入侵者肉体。

 

薄刃的真面目是古咏手中突然出现的银色大剑。她的剑巫部下倒下前使用的武器。那把大剑的剑身像水银一样溶解变形,变成长度十几米的剑,将入侵者缝在地上。

 

“咒术反应金属的剑刃——狮子王机关的新型武器吗?”

 

“能打到我们剑巫的对手,不需要手下留情。”

 

古咏手握着名为十三式斩魔大剑,冷酷地宣告道。那是能将真祖无力化而开发的,因非人道而被封印的狮子王机关的禁忌兵器。(夜:怎么你们家什么兵器都可以无力化真祖的。)

 

古咏能毫无迟疑地使用这样强力的武神具,明显是因为剑巫部下的受伤激起了古咏的愤怒。

 

然而——

 

“呼……呼……呼呼……”

 

被刺穿的入侵者——从模仿蜥蜴头骨面具下面发出声音。

 

那是令人不快的冷笑。被缝在地上的入侵者和他的同伴发出了嘲讽的笑声。

 

“相当有趣……有意思的武器……然而……!”

 

“诶!?”

 

古咏惊愕地睁大了双眼。本应将入侵者缝在地上的十三式斩魔大剑的剑身突然弹飞出去。

 

纯白的蒸汽从法袍空隙中喷涌而出。碰到它的咒术反应金属的刀身像受热的蜡一般熔化了。古咏再次使出“寂静破除者”——绝对先制攻击的能力。

 

寂静与原本不存在的时间混杂着,宛如撕了扔掉的书一样,只有她“攻击”了的结果突然出现了。

 

但是,结果还是相同的。古咏的攻击虽然命中,但侵入者的肉体却没有受伤。被溶解的第十三式斩魔大剑虚无地飞散开来。

 

“啊……!”

 

然后入侵者轻易地缩短他和古咏之间的距离,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,单手就把她举了起来。失去剑身的十三式斩魔大剑就这样落在地上。

 

虽然有着操控时间的强大能力,但古咏的肉体仍是和外表一样的脆弱少女。单纯比起力量来,根本不是魔族入侵者的对手。

 

“支援‘寂静破除者’,阿斯塔鲁特。”

 

“命令受诺。执行,‘蔷薇的指尖’。”

 

人工生命体的少女机敏地响应着监护人那月的命令,召唤出体内移植的人形人工眷兽,向着抓住古咏的入侵者殴打过去。

 

阿斯塔鲁特的眷兽有着让一切物理攻击无效化,反射魔力的极强特性。不管入侵者的异常防御力究竟是什么,在阿斯塔鲁特和她的眷兽面前都没用——本该如此。

 

忽然一个新的人影挡在阿斯塔鲁特面前。

 

是带着模仿野牛头骨假面的入侵者。他的手上握着奇妙形状的单手剑。波纹般宽大弯曲,有着半透明刀身的弯刀。

 

野牛面具的入侵者用那刀刃,斩向了虹色光辉的人形眷兽。

 

平淡无奇的一刀平A。

 

对于能将物理攻击无效化的眷兽,本是无需回避的一击。

 

但是,半透明的刀刃挥下的瞬间,像盔甲一般裹着眷兽的阿斯塔鲁特的胸前被刻下细小的线。如同直尺画出来的笔直红线——

 

大量的鲜血从那条线溢出。

 

“——阿斯塔鲁特!”

 

那月的表情冻结了。

 

虹色眷兽摇曳着消失,浑身是血的阿斯塔鲁特跌落下来。

 

野牛假面的入侵者,悠哉地放下鲜血浸湿的弯刀,低头看着倒下的阿斯塔鲁特。蜥蜴假面的入侵者仍然掐着古咏。

 

“啧……”

 

那月周围的空间摇晃起来,想要射出武器银锁链,再次将入侵者们拘束住。

 

然而那样的攻击并没有发动。缓过神来,黏糊糊的闪光纽状样的东西将那月手脚捆住了。

 

那是,浓密粘液状魔力覆盖的触手。(夜:触手幼女??)

 

三个入侵者从法袍的下面突出无数的黑手将那月全身抓住。其魔力干涉着那月的魔术,防止那月发动空间制御能力。

 

“抓到你了……‘空隙的魔女’”

 

人类头骨样的面具下,传出入侵者的含混不清的笑声。

 

从法袍下伸出的触手质量远远超出入侵者自身的体积。黑色触手似乎和那月的银锁链一样,是从异世界召唤出来的。

 

“竟是我的……‘轮环王’之上的空间制御能力……你是什么人……?”

 

窈窕的肉体咯吱作响,而那月冷静地问道。

 

“我们是终焉教团。”

 

人骨面具下发出自豪的声音。

 

那月全身被无数触手吞没,也不清楚她有没有听到。

 

“从古到今,侍奉真正第四真祖的人——”

 

黑色的触手被吸入纯白的法袍中,和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地消失了。

 

被触手抓住的那月的身影完全消失了。

 

随后又在某处响起了重物跌落的沉闷声音。那是戴着蜥蜴面具的入侵者将失去意识的古咏扔掉的声音。

 

拿着弯刀入侵者都不和同伴确认战果,已经消失在地下通道的深处。剩下的两个入侵者也跟着同伴的脚步走了过去。

 

“南宫教官……”

 

重伤的人工生命体少女为了追赶被带走的那月试图站起来。然而却中途力尽倒在地上。她流出的血将全身冰冷地润湿。

 

“教官……”

 

阿斯塔鲁特的呢喃在地下通道中无力地回响消失。

 

最终她的意识也沉入黑暗之中。

内容投诉